Banner
 
首页 城市故事 旅行篇 追逐双黑钻
追逐双黑钻
User Rating: / 0
PoorBest 
Wednesday, 04 June 2008 08:57

短短一周的加拿大艾伯塔省之旅,大得“令人发指”的雪场、与跳楼无异的双黑钻雪道、黄发垂髫都是疯狂的滑雪高手……这一切给我带来了太多的新奇与刺激,但让我感受最深的还是这里生活的人们,以及这个社会——一个接近理想的公民社会。

阳光村雪场:大得“令人发指”

尽管我早已不是一个滑雪上的新手,国内多数有名有姓的大雪场都一一见识过,也听不少朋友给我渲染过北美、欧洲诸多雪场的壮观,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当我站在阳光村滑雪场(Sunshine Village)的顶峰之际,心头还是忍不住涌起一阵阵激动。放眼望去,视线所及,皆是白雪覆盖的群山。看上去,只要能设法到这些山头的顶端,你尽可以随心所欲飞驰在或是陡峭或是缓和的雪坡上,一直冲入山麓那些青翠的杉林。

在加拿大艾伯塔省众多雪场中,阳光村以其松软的“粉雪”而出名,这里每个雪季的平均降雪量达到10米。12条不同的缆车通往3座海拔2800米左右的山峰,包括一条速度奇快、被称为“冈多拉”(Gondola)的高速缆车。雪场拥有107条雪道,最长的有8公里,垂直高差达到1070米,其中22%属于绿道(初级),31%属于蓝道(中级),47%属于黑道(高级)和双黑钻道(最难的级别)。如果按照国内的标准,这里多数中级水平的蓝道比国内黑道还困难。而且在我看来,说是107条雪道,其实只是一些明显的雪径标记上了数字而已,实际上,整个雪山就是一个大雪场,你可以发掘无数条只属于你自己的雪道。

同行的马德民说他有个朋友头一次去加拿大最大的户外装备连锁店MEC,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彻底晕菜,回来四处告诉人,说这个MEC大得“令人发指”。眼下我就有这样的感觉——这里的雪场不用“令人发指”不足以形容。前一天晚上我制定的计划是一天内滑遍这里的黑道,一旦脚踩在雪上,目睹雪场示意图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黑线——每一条都代表了一条难度颇大的黑道——我马上明白这将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赶紧收拾自己的贪念,今天能滑完所有最难的双黑钻就不错了。滑了一条黑道热身之后,坐缆车到2730米的Lookout Mountain,缆车并未到顶,最后一段几十米是扛着雪板爬上去,所有想去挑战“Delirium Dive”双黑钻道的人都得先面对这小小的下马威。结果上去之后让我兴奋至极,也失望透顶。

Delirium英文原意是“精神错乱、极度兴奋”,Dive意味着“下潜、俯冲”,这绝对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双黑钻道,从Lookout Mountain沿着山脊向东行出一里距离是海拔2800出头的The Eagles,两座山峰之间是陡峭的山壁,堪堪能挂住冰雪。说是一条雪道,实际上是一个宽广但却望而生畏的陡立雪坡。从山脊上一跃而下,似乎真如俯冲轰炸机一般可怕,这真是精神错乱的人才会做出的举动,不知道是谁想出的这天才命名?我忍不住跃跃欲试,但被雪场的巡逻人员阻止,我被告知要尝试这种带有雪崩危险的雪道必须得满足这三个前提条件,首先得有雪崩救援无线信号收发器(Avalanche Rescue Transceiver),其次是雪铲(Rescue Shovel),而且至少还得有一位同伴。显然我哪样都不符合,毫无疑问是在被阻止之列。我能理解雪场的严格管理,毕竟这涉及到生死问题,不过万里迢迢飞越重洋赶来这里,结果发现不能尽兴,无论是谁都难免沮丧。与“精神错乱的俯冲”齐名的另外两条双黑钻道“银城(Silver City)”和“狂野西部(The Wildwest)”也有同样的限制,其中“狂野西部”干脆就无限期关闭了,也许雪场方认为那过于危险了。最后下来,我只能去“羊眼峰(Goat’s Eye Mountain)”了,那里还有一系列没有这种特别限制申请(Special Ristrictions Apply)的双黑钻雪道。

诺奎山:黄发垂髫皆疯狂

诺奎山是我滑雪之旅的第二站。这天同行诸人想去尝试狗拉雪橇、越野滑雪之类的娱乐,对我来说,只有陡峭的雪坡和松软的粉雪才能让我多分泌一点肾上腺素,于是一个人去了诺奎山。

诺奎山距离我们住的班夫镇只有5分钟的车程,这里因此也以“当地人的雪场”而闻名。确实异常方便,这里的居民只要动了滑雪的念头,几乎眨眼间就可以出现在诺奎山的雪道上。各项设施和管理看起来也是为了尽可能方便附近小镇上的居民。其他雪场滑雪时间都是半天起,这里可以按小时计算,价格比较起来也是最便宜的,全天的雪票成年人只需要49加元,儿童票更是低到17加元。尽管便宜,但雪场一点儿也不差。这里曾被加拿大滑雪杂志(Ski Canada Magazine)认为是拥有“最佳人工修整雪道(The Best Groomed Resort)”的雪场,两次世界杯超级大回转冠军称号的拥有者,托马斯·格兰迪(Thomas Grandi)从小在这里训练长大,他这样评价诺奎山,“在这里,我确信你能发现你想要的一切。”

不过,看上去要让我认同格兰迪的这番评价有点困难,因为这儿的双黑钻道几乎都被雪场方出于安全考虑给关闭了。如果胆敢冒险进入,巡逻队员会毫不客气将我逐出雪场。加拿大滑雪有着漫长的历史,各家雪场的运营已经到了极其成熟规范的地步,有雪崩危险的区域会被明确标识出来,在不同月份不同雪量情况下危险程度不一,允许进入范围也不一样,雪道边缘会有标志牌和绸带,提醒你不能越雷池。唯一开放的一条双黑钻道是“北美缆车”右侧的3号道,这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猫跳道,将近一公里的陡峭雪坡上布满了无数大大小小的雪包,远远望去蔚为壮观。还有一些没有被命名的双黑钻道,几部缆车下方的林间野道既陡又窄,某些地段因为坡度过于险峻,冰雪无法积存,干脆连土石都露了出来。让人吃惊的是,一群五六岁的小孩,也在这样的地方滑行!虽然在一些糟糕地形处还无法自如跳转,不过个个都毫无惧色,点杖转弯一气呵成,看上去有板有眼。他们的教练和父母也在附近,乐呵呵地看着孩子,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有个什么意外。

这让我有点气馁——这样的小屁孩也能滑双黑钻道,还滑得相当不错,我纵然滑遍所有的双黑钻道,看起来也不值一提。更受打击的还在后面。坐缆车时,我的旁边是一位一头白发的老头,一身紧身连体比赛服,背后还贴着号码布。他看我有点好奇,告知说今天有一个业余回转比赛,分成30岁以下,30岁到70岁,70岁到90岁三个年龄组。70岁到90岁?我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但这位老人重复了一遍,确实如此。他说他自己今年70岁,可以参加最后一个年龄组的比赛了。我跟着他去了举行比赛的16号道,这是中级道,可上半部分的坡度甚至比国内所谓的黑道还要陡峭,雪质异常坚硬,几乎接近冰面——那是为了保证每位运动能在基本相近的雪道条件下完成比赛,我刚买的雪板都止不住会侧滑。旗门已经设置好,我站在陡坡上方,望着密集的旗杆,自忖毫无把握完成这样的比赛。可看着一帮六七十岁的老头一个接一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冲出去,过旗门时将旗杆打得噼噼啪啪脆响——那正是国内专业运动员们的专利。我几番鼓起勇气要跟随而下,可想到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这帮老人面前现眼,最终还是悄悄闪人。

路易斯湖:与跳楼无异的雪道

路易斯湖滑雪场是我这次加拿大艾伯塔省旅行的最后一站,也是最好的一家滑雪场。这并非我一个人的意见。在全球各家滑雪杂志评选世界前十最佳雪场时,路易斯湖十有八九位列其中。这家雪场包括四座雪山,滑雪区域达到17平方公里,被命名的雪道有139条。在刚过去的一年,加拿大滑雪杂志将其评为最高等级的金奖,认为这里的“风景、雪道、挑战性、餐饮和膳食”无可挑剔,还有最佳的陡坡、最佳的非雪道滑雪区域。雪场这样介绍自己的特点——“无限的野雪、刺激到极点的超级陡坡、一周也滑不完的不同雪道”。因为毗邻风景如画的路易斯湖,长期以来,这里都被认为是北美风景最佳的雪场之一。当站在海拔2672米的怀特霍恩峰向西望去,不远的山峰下就是白雪覆盖的路易斯湖,它被认为是落基山的瑰宝,周围雪山环绕,壮观的维多利亚冰川从山顶延伸下来,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倘若是夏季,湖水倒映着群山,不同时刻因为阳光入射的角度不一样,湖水也呈现不同的颜色,让人叹为观止。

路易斯湖雪场给我们安排了陪同。我和戴维(David Huang)都有滑雪经验,由雪场工作人员阿莱克斯(Alex du Plessix)带着我们直接上顶峰,马德民和王鹏此前很少滑雪,则由教练约翰(Jon Abrahams)单独带他们到初级场地练习。上顶峰有点复杂,先后坐了两次缆车,又往下滑出一段——这一段还是不折不扣的黑道——再另乘一部拖牵到顶。这部拖牵让我印象颇深。刚开始只是觉得除了速度稍快之外没有什么异常,所以用胳肢窝夹着雪杖,腾出两手左顾右盼拍照,后来发觉不对劲,坡度变得陡起来,愈往上愈加陡峭,最后甚至是超越黑道的坡度。滑这种坡度我不会害怕,可现在是背朝陡坡,我确信在这样的地方一旦腿没有夹住拖牵末端的小圆盘,定然一跤摔到山底。心里头破天荒慌张起来,拼劲全力夹住拖把。偏生这段陡坡还很长,再加上冷冽的山风,等上到顶,腿脚都快僵住了。

山的另一侧便是路易斯湖雪场最负盛名的“粉雪碗(Powder Bowl)”,这一带的地形像一口大碗,绵延的山脊是这口大碗的碗边,不同地段根据其地形特点被叫做“老鹰山脊、天堂碗、大墙、终极陡坡、鞍状峰碗”等形象的名字。这里密密麻麻布满了双黑钻雪道,还未开始滑行,我已经忍不住兴奋起来。我选择了“终极陡坡”区域中的一条双黑钻道跳了下去,阿莱克斯和戴维稳妥起见选择了这里少有的几条蓝色中级道之一下山。这里的雪道取名“终极陡坡”还真是形象,这是我十年滑雪经历里见过的最陡的雪坡。本来按照常识,这样的陡坡已经基本存不住雪,不过因为全是冰状雪的缘故,居然就形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坡度。起跳的那一瞬间,我真是感觉自己像在跳楼。头几十米滑得小心翼翼,生怕转弯时卡刃别一下。一旦摔倒,最糟糕的结果就是直下三四百米,摔成一堆零件,我可完全没把握还能把自己重新拼起来。面对这种奇异的陡坡,我明知道正确的姿势是重心靠前,可有时候还是禁不住胆战心惊要往后靠一点。这种坡度上重心靠前确实是对一个人胆量最严峻的考验——正如一个人站在高楼边缘本能的反应是往后退而不是扑向前。

滑到中途,我停了一下,一半是休息,一半是拍照。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腿在不由自主地颤抖,颤颤巍巍停稳,慢慢悠悠用胳膊夹住雪杖,确保不会失手——这种地方没有雪杖帮助转弯,我可不能保证自己能完好无损地回到山底下——然后腾出手掏相机,喀嚓一声,一张具有纪念意义的自拍就此诞生。放回相机的过程又是一番慢动作回放,我努力避免犯错。剩下半程我没有停歇,一口气连续回转,裹挟着一堆冰花和碎雪块下到了“粉雪碗”的底部。站定之后,我似乎还能感觉到心脏的剧烈跳动。回头望高高的山顶,我仍然难以置信,一阵快意涌上心头,忍不住纵声长啸。世间至乐,莫过于此。

没有粉雪的遗憾

这次滑雪之旅有一个意外的遗憾,我们居然碰上了连续的晴天,从头到尾就没有下过雪。这对于我这个沉溺于追逐野雪的人来说,简直比遭遇晴天霹雳还要痛苦。这要是放在国内也没什么,目前国人玩野雪的屈指可数,万龙、多乐美地、北大湖、亚布力这些大雪场的众多林间野道根本无人问津,大雪过后一周再去你照样可以玩自己的粉雪。北美这些地方就完全不一样了。此前一周就没有下雪,在雪场里你无论钻怎样偏僻的林子,爬多陡的坡,所有你能去的地方,保证全都被其他滑雪疯子们蹂躏得不堪入目。因为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和你一样的粉雪追逐者。缆车里,只要你说一声,“I love powder!”保证周围全是会心微笑的人。我听过一个极端的例子,几位朋友在美国天堂滑雪场,头天夜里下了一米厚的暴雪,第二天他们起得迟了些,加上吃饭慢了点,等赶到雪场,惊愕地发现偌大雪场——这也是一处堪比路易斯湖的世界顶尖雪场啊——已经被各路高手们糟蹋得跟没下过雪一般。

和谐社会

虽然只有短短一周时间,而且主要集中在艾伯塔这个高原省份,但诸多所见所闻已经让我生出不少感慨。

这是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国度。我们住在班夫小镇的几天里,好几次碰见大角羊、驯鹿、山羊等动物,它们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怕人,和你近在咫尺也满不在乎。这里生活着包括灰熊、黑熊、郊狼、驼鹿和美洲狮在内的多种大型野生动物。旅行指南书《孤独的行星》里有这样的描述,“最常见的住户是麋鹿,秋季发情期和青春生育期间,它们在镇中心游荡,发出嘶鸣,偶尔冲向失敬的游人。灰熊也很惹人注目,这些不惧怕照相的动物喜欢在公路旁摆姿态,让你拍照(有时竟站在路中央)。”我们的向导戴维曾经在班夫生活了11年,他告诉我们这里冬天经常有各种动物溜达到各家的后院。虽然很容易近距离接触到野生动物,但人们尽一切可能保持这些动物的野生状态,给它们喂食是绝对禁止的,因为这会造成动物自身觅食能力的下降和对人的依赖性。我们注意到公园里的垃圾箱都有特殊设计的盖板,只有人才能打开,这是为了防止熊或其他动物到垃圾箱里翻捡食物。

同样的理念也延伸到如何对待山林河流这些自然之物上,人们尽最大努力保持自然处于其最初的蛮荒状态。我们在去约翰斯顿峡谷徒步,有大树倒下挡住了徒步的小路,工作人员只是锯断挡在路上的一米来长的树干移走,剩下的树根和上半截树干原封未动。在对待山火方面,加拿大人和我们的理念完全不同。他们认为山火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所以基本不会阻止山火。有时候,甚至小范围人为制造山火,以促进森林树种的新陈代谢和群落演替。44年前的9月,美国人通过了《荒原法》,这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影响最为深远的环保法案。他们认定原始的大自然,其价值还要胜过经济利益、政治权力,甚至是人类自身的福祉。自然并不依赖人类而存在,它们自有其存在的神圣价值。毗邻美国的加拿大同样受到这种理念的影响,实际上,他们也许做得更好,在加拿大境内的落基山比在美国境内更为蛮荒自然。

这也是一个人与人和谐相处、平静而富足的社会。戴维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的老家在广州,14年前移民到了加拿大,头11年一直在班夫镇上的酒店里做服务生。近两三年转行做旅游接待,为一家叫“欢乐旅游”的公司打工。他说在这边生活这么多年,从未见过打架,连争吵都极为罕见。戴维的妻子也早已移民过来,现在有两个孩子。政府每个月给孩子500多加元的补助,教育、医疗这些都是免费的,所以基本感受不到养孩子的压力。早早有了不错的房子,车自然不用说,这里相当多的家庭拥有两部以上的小车。Sachito是另一个例子,她是一位四五十岁的日本女人,也是在十多年前来到加拿大,因为喜爱滑雪,就留在了班夫,结婚生子。多年来一直在班夫的几家餐馆里做服务生,白天去周围各家雪场疯狂滑雪,晚上则回到参观端盘子收银。她是个滑雪高手,和我们谈起滑雪时忍不住眉飞色舞,手舞足蹈。一周下来,我们接触到社会的各色人等,从雪场教练、志愿者、出租车司机、酒店服务生、酒吧招待、电信公司工程师、旅游局媒体代表到金融服务经理,所从事职业各不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人人都有发自内心的微笑。他们热爱所从事的工作,享有自己的职业尊严。一个最普通的人从事一份最普通的工作,都足以让他们衣食无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简单而平等,人们在工作之余便是自由享受生活。与这里的人们接触越多,你就越多感慨和羡慕,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被上帝眷顾的国度。

关于加拿大

加拿大东西跨越6个时区,包括南部的10个省及北部的3个地区.南部10省分别为:不列颠·哥伦比亚(又称卑诗省)、艾伯塔、萨斯喀彻温、曼尼托巴、安大略、魁北克、纽布郎斯威克、爱德华王子岛、诺瓦·斯高莎、及纽芬兰,北部的3个地区是育空地区、西北地区及努纳武特地区。面积为997万平方公里,居世界第二位,却只有3000万人口,地广人稀而资源丰富。第一个到达西海岸温哥华的西方人乔治•温哥华这样形容,“这里气候温和,有看不尽的美丽风光,天赐的富饶土地,除了人迹罕至,什么都不缺……这是人类所能想象出的最可爱的国土。”温哥华如此,你完全可以推而广之到整个加拿大。

加拿大的官方语言为英语和法语。全国82%的人讲英语,26%的人讲法语(其中有重合,即双语)。近年来随着亚裔移民的大量涌入,汉语已成为加拿大仅次于英语、法语的最通行的语种.

关于艾伯塔省

艾伯塔省的官方旅游手册上这样介绍自己——“加拿大落基山脉的家”。66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有着5座国家级公园,其中三座(班夫、贾斯珀和沃特顿湖)都坐落在落基山脉中。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省立公园和休闲娱乐地区——总计超过500处。多数有宿营地或提供偏僻地区宿营的机会。这是一片大自然创造的乐园,“在这个地广人稀的省份里,无论游历到哪里,你一定会发现惊喜(Lonely Planet Canada)。”

艾伯塔省旅游 www.travelalberta.com

两个大城市——埃德蒙顿和卡尔加里www.edmonton.com www.tourismcalgary.com

阳光村、诺奎山、路易斯湖三家雪场www.skibig3.com

世界上最大的直升机滑雪服务公司CMH www.canadianmountainholidays.com

图说:在诺奎山滑雪场的黑道上方俯瞰艾伯塔省班夫镇

 
Copyright © 2017 pugongying. All Rights Reserved.
Joomla! is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
 

Random Image

No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