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首页 城市故事 事件篇 卡尔加里之行
卡尔加里之行
User Rating: / 1
PoorBest 
Wednesday, 04 June 2008 09:05
连续几天的高烧,昨天终于倒下,去了医院诊断书上清楚写着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于是今天就能在家写写这次去加拿大的经历,估计也是刚回来太累没有休息,所以病倒了.去加拿大是为了给"戏墨墨戏"布展,开幕,这都是公事没什么可说的,要是有也是关于那几天一起参与布展的卡尔加里市的志愿者敬业的职业操守,每一寸都认真粉刷的墙面和雕塑台,每一步都悉心丈量后挂置的画框和道具,受到他们的感染,我也感觉到工作的愉悦。还有SuperD(Daniel)也来了,是我最强大的后盾,哈哈成功女人背后的温柔男人。幸福的是,在卡尔加里我们认识了很多当地的艺术家。Harry,Katie还有Honsun,他们是我们走的最近的几位艺术家。有趣的是Harry是日裔,却不会说日语,Katie是德国人却不说德语,Honsun是中国香港人,可他的国语只是一般,就是我他们的母语我却都会说。Harry Kiyooka是卡城大学的艺术名誉教授,年纪已经很大了,至于几岁,我没有直接问过,好像听说是近八十的人了,说话思路敏捷很有幽默,自己开车带我和Daniel去他家做客,参观他的油画工作室。Harry1974年到1978年曾尝试过一个阶段的抽象画,此后开始进入了具象的创作,他画里的一个威尼斯系列已经持续了20年。他的很多画我相信是有很多故事的,比如有一幅,人们不约而同地注视着一个青年从远处忧伤地走来。画中的青年的感觉是来自Antoine Watteau一幅画,画中有一个悲伤的歌剧演员,这个演员的悲伤在几百年之后却被另一个画家读懂。如果说世界上有两种写作的人,一种是纯凭自己的感受,自我地欣赏,另一种则是喜欢找到一种说服的依据,一种除了自我感受还有他因的写作,那么Harry是第二种,他的画有很多故事,有很多线索,因为他喜欢研究,除了画画,他还喜欢收藏。他的妻子Katie,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一个68岁的小孩,你无法想象在她瘦小的外表下,却蕴藏着锻铁铸钢的力量。Katie是一个雕塑家,她用的材质是铁和钢,在她的工作室里你能看到的就是那些重型机器厂里的切割工具。作品的每一道切割、锻造、打磨都是Katie亲自完成的,Katie的手很有力量,劳动在她的手上留下了美丽的痕迹,是一双真正的艺术家的创造之手。我喜欢摆弄Katie的作品,因为每一件都是可以活动的,Katie一直在寻求一种物体间运动的空间感。她作了很多试验,乐此不疲,就像孩子永远痴迷于新鲜的玩具。Honsun是Harry和Katie的好朋友,Honsun 的家也在郊区,也有一个很大的雕塑工作室,他的妻子为人敦实善良。我们在他们家享用了一顿丰盛可口的晚餐。Honsun的作品精于结构的视觉美,在他的一本个人作品册中我也看到评论人把他的艺术所受的影响归结为henry moore,Pomodoro和Karavan,看来是很有道理的。Honsun作品中的保留一种难得的西方现代雕塑初期对美的法则的遵循。今年11月由Harry策展的七位雕塑家的作品将来上海,其中就有Katie和Honsun的,还有几位我虽然没有去过他们的工作室,但是也是很期待他们的作品。 在卡城的日子,Daniel和我租了一辆车,去了李安钟爱的Rockymoutain,还有恐龙谷,那个满是火山灰堆成的Drumheller.离开卡城,离开D,我们开始去加拿大东岸,那几天开始下起了雨,直到最后一站Niagara瀑布,总算云开雾散,带着阳光告别了加拿大。
 
Copyright © 2017 pugongying. All Rights Reserved.
Joomla! is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
 

Random Image

No images